婆姨是在晋语中使用较广泛的一词汇,而恐怕本字应当是“婆儿”。

据1942年榆次县志,早先的榆次话中儿字发音非卷舌的er,而应当是一个很接近于”i”的纯元音。
原文中说:“儿、而读怡(舌微出上下齿发音)。”

“妻曰蜗(读锅)舍的,亦曰家里的,亦曰婆儿(读曰波夷)。”
可以看出,在此文之后,其余场合的“儿”字发音迅速变为“er”,而“婆儿”一词由于被后人误作“婆姨”,而读音未有大改变。

我是这样理解的,1942年县志,可能编修从1930年就开始了,当时组织编修的“编委”们应当都是些年长者,至少是五六十岁甚至七八十,他们的榆次话口音中“儿”的发音是“怡”,而可能当时的年轻人,也即现在100来岁的这些老人们的口音中“儿”的发音已经是或者接近是“er”了,然而他们当时被视作“非主流”“新新派”,所以县志记载当然不能以他们的口音为标准,于是记载下来的就是“怡”音了。

看来儿字在榆次话发音由i变为er,怕只是近几十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