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释义:灰渣坡,我地晋语词汇,即官话所谓“垃圾堆”,盖因旧时居民多以煤炭生火做饭取暖,生活垃圾以灰渣为主而得此名。

大概从很早的历史年代起,灰渣坡便是人类社区中最重要的“配套设施”之一了,它的存在虽然充满着脏乱差,却从来是人们生活离不开的,灰渣坡同志真真是“舍我一人脏,换得万家净”的活雷锋。

在我的记忆中就有这样一个大灰渣坡,它曾经那样一年四季地臭气熏天,而我家很幸运地就在离它不远处,还很幸运的是,大灰渣坡的后边是一个大公厕。于是我家的位置基本上是整个大院里倒垃圾和上公厕最方便的,再于是,夏天的时候家里常会有很多蚊子蝇子,虽然常打敌敌畏,却没多大效果。

锦纶厂一区那建于1970年代初的老楼房,是一个单元两门,然后一门两户的,每门有共用的卫生间,在门外并排的。而虽然有卫生间,那时的人们,多数都只把这卫生间当作储藏室用,都还是爱跑到大灰渣坡那里倒垃圾桶,马桶,上茅房。隔三岔五的,就会有市里的清洁车来清理一次,我便是在那时那地,认识了大东风,还有大解放。

在灰渣坡前,还常常有这样的对话:
——“老赵,倒灰渣?”
——“嗯,吃兰没啦?”——其实那时,灰渣坡还是个挺重要的社交场所呢。

而对于许多像我一样年纪的小孩来说,灰渣坡还是个有特别回忆的地方。多少次蹲在那儿大bian完,大声喊大人来给擦屁股,又多少次不小心穿着新鞋踩到大bian,多少次在那儿和别的孩子拣到什么好玩的东西,又有多少次在那儿点火玩,然后回家尿了炕?更或者,有不少的孩子像我一样,一度也以为自己是爸妈从那儿拣回家的?说到这里,我小时候还真有过被爸妈打,然后哭着赌气要回灰渣坡找亲爸妈的经历,呃……太悲情太血腥了。

悲情血腥的幼年时光过得飞快。后来我们搬家到了1980年代新建的五区楼房。这种奇怪的楼房,连灰渣坡这标准的配套设施都没有,只有每个单元楼道里从顶层到一层,每层楼开一个口的垃圾道。而从不知哪年起的突然有一天,一区的几个灰渣坡也消失了,取代它们功能的是几架垃圾车,而剥夺了它们连并公厕的位置的,是工行建起的一排二层的门面房。

于是,灰渣坡就消失了,渐渐地,街上的大东风大解放也消失了,再渐渐地,1990年代以后的楼房,竟然连垃圾道也没有了。再渐渐地的突然有一天,就到了现在,当年的大人们都一个个成了老人,当年的小孩们都一个个有了小孩。大概现在的小孩们都只晓得垃圾堆,而已经不知道灰渣坡是何物,更不会有在灰渣坡大bian,点火火的经历了。

而大概这些年轻的爸妈们也还偶而会有用“你是从某某垃圾堆拣来的”的瞎话来逗自己孩子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