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Ps

灰渣坡

词语释义:灰渣坡,我地晋语词汇,即官话所谓“垃圾堆”,盖因旧时居民多以煤炭生火做饭取暖,生活垃圾以灰渣为主而得此名。

大概从很早的历史年代起,灰渣坡便是人类社区中最重要的“配套设施”之一了,它的存在虽然充满着脏乱差,却从来是人们生活离不开的,灰渣坡同志真真是“舍我一人脏,换得万家净”的活雷锋。

在我的记忆中就有这样一个大灰渣坡,它曾经那样一年四季地臭气熏天,而我家很幸运地就在离它不远处,还很幸运的是,大灰渣坡的后边是一个大公厕。于是我家的位置基本上是整个大院里倒垃圾和上公厕最方便的,再于是,夏天的时候家里常会有很多蚊子蝇子,虽然常打敌敌畏,却没多大效果。

锦纶厂一区那建于1970年代初的老楼房,是一个单元两门,然后一门两户的,每门有共用的卫生间,在门外并排的。而虽然有卫生间,那时的人们,多数都只把这卫生间当作储藏室用,都还是爱跑到大灰渣坡那里倒垃圾桶,马桶,上茅房。隔三岔五的,就会有市里的清洁车来清理一次,我便是在那时那地,认识了大东风,还有大解放。

在灰渣坡前,还常常有这样的对话:
——“老赵,倒灰渣?”
——“嗯,吃兰没啦?”——其实那时,灰渣坡还是个挺重要的社交场所呢。

而对于许多像我一样年纪的小孩来说,灰渣坡还是个有特别回忆的地方。多少次蹲在那儿大bian完,大声喊大人来给擦屁股,又多少次不小心穿着新鞋踩到大bian,多少次在那儿和别的孩子拣到什么好玩的东西,又有多少次在那儿点火玩,然后回家尿了炕?更或者,有不少的孩子像我一样,一度也以为自己是爸妈从那儿拣回家的?说到这里,我小时候还真有过被爸妈打,然后哭着赌气要回灰渣坡找亲爸妈的经历,呃……太悲情太血腥了。

悲情血腥的幼年时光过得飞快。后来我们搬家到了1980年代新建的五区楼房。这种奇怪的楼房,连灰渣坡这标准的配套设施都没有,只有每个单元楼道里从顶层到一层,每层楼开一个口的垃圾道。而从不知哪年起的突然有一天,一区的几个灰渣坡也消失了,取代它们功能的是几架垃圾车,而剥夺了它们连并公厕的位置的,是工行建起的一排二层的门面房。

于是,灰渣坡就消失了,渐渐地,街上的大东风大解放也消失了,再渐渐地,1990年代以后的楼房,竟然连垃圾道也没有了。再渐渐地的突然有一天,就到了现在,当年的大人们都一个个成了老人,当年的小孩们都一个个有了小孩。大概现在的小孩们都只晓得垃圾堆,而已经不知道灰渣坡是何物,更不会有在灰渣坡大bian,点火火的经历了。

而大概这些年轻的爸妈们也还偶而会有用“你是从某某垃圾堆拣来的”的瞎话来逗自己孩子的吧。

1 Comment more...

“闹他”一词到底粗鄙不粗鄙?

这两天打开微博,到处是在说我晋省某著名学者侯红武先生写了一篇关于晋语词汇的文章,发表在我晋省的党媒日报上,怀着敬仰的心情过去读却只觉到刺耳伤心,同时也实在感到费解,“闹他”到底是不是脏话?

首先要闹清楚这句“闹他”的意思。

身为一名缺乏基本审美原则的、平庸变态、不辨好坏是非的资深晋语粉丝,我且单从语言的角度来分析这个词。

从结构上分析,这是一个动宾结构的短语,所以分析它的含义的核心就在于这个“闹”字了。

从太原及邻近地区的晋语方言来看,这个“闹”字和普通话的“弄”,东北话的“整”,用法基本一致。

综合比较及根据语感,我认为“闹”的本字就是“弄”,是弄字在晋语里的一种变读。《说文解字》:弄,玩也。从廾持玉。盧貢切。属于普通动词,并无贬义或低俗义在里边。今天的“弄”字,在太原被读作“闹”,用法上却大同小异,是一个万能动词,类似于英文的do,在不同的语境下可以有多种意思,:

情景1:
A:伢斌斌又换咾个车。
B:闹下钱咧哇。

情景2:
A:刚才外谁说甚来?
B:不知道么,我也闹不机迷。

情景3:
A:老赵,你去哪儿呀宰是?
B:伢妮子说是要闹套儿房子了么,刚跟伢去滨河东路看咾看。

情景4:
A:外谁XXX家老汉出咾车祸咧,人没救下。
B:是?真恓惶了,外孤儿寡母的可咋闹呀。

情景5:
A:闹下兀来大一袋子,你能吃完?
B:不怕甚,今天吃不完明天吃。

情景6:
A:二哥,外谁XXX今天在学校骂我来
B:外货欠闹了哇?,你等的明天二哥给你闹他!

如上所列举的例子,闹钱=赚钱,闹不机迷=弄不明白,闹房子=买房子,咋闹=怎么过(日子),闹一袋子=装一袋子或拿一袋子,欠闹、闹他=欠揍、揍他,并没有什么粗鄙低俗的意思在里边。

那为什么闹他会被人解释成粗俗的意思呢?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既然“闹”作为一个万能动词,可以指代绝大多数的动作,自然也包括了男女那方面的事情,于是一些人就借题发挥,说“闹他”本来就是指男女那方面的事情,所以很低俗。这里我想解释的是,太原话“闹”字的本义并没有任何此方面的意思,而在极少数情况下也仅仅是有指代的用法,太原话对于这些意思有专门的词“透”或和北方多数地区通用的“日”来表示,所以晋语多数地区骂人最低俗的话是“透nima”或“日nima”,而却从来没有“闹nima”的说法,从这里可以清楚看出“闹”字和脏话粗话的区别。

由于一些没有语言学知识的人,可能一些本地的青年人,出于好玩等心理的解释而歪曲了“闹他”的本义,使外人认为这个词很低俗了,但是这个词真实的意思,身为晋语区的大家,你们心里其实懂的。不过一些如山西日报侯红武学者的无来由的一篇连歪解外带地域攻击人群歧视的言论,仗着“官媒”的背景,摆出一副喝斥人的脸色和架势的文章,真的不得不让大家怀疑他的动机和立场来了。

由此想到大学的时候很流行的一句话“球都不抵”,一个太原籍的同学给外地同学的解释是:球就是J8,不抵就是不硬,很粗俗。对于不了解晋语的外地人来说,这个解释听上去合情合理,而更合理的解释其实是:球是J8,抵就是顶,就是比得上的意思,合起来意思是:连J8都比不上,形容人什么都不是,做什么事情都不行。虽然也粗俗,但是粗俗程度要比前一种解释低很多。

回到话题上来,这次火起来的“闹他”,是从CBA赛场上开始的,结合体育赛场的背景,“闹”的意思应当完全只有“击败”等意思,说到最重,也仅仅是“修理他”“收拾他”等意。而相对于四川的“雄起”、上海的“拿伊做脱”等由脏话或粗话转变而来的口号,我们晋人的“闹他”从根上讲它本来就不是粗话更不是脏话,老花我又不由得想要问候这位侯红武专家来了。


榆次 岁时

录自1942年榆次县志
岁时
岁时之俗大抵同于他县,阴历正月初一日谓之元旦,各家礼神祀祖,爆竹之声通宵达旦,长幼依序叩拜祀品除胡桃柿饼粘等年食外,间有供羊者,谓之平安羊。亲友往来叩贺,长者以钱赐儿辈谓之压岁钱。
初二日例不贺年,岁属有丧者必前往致祭
初五日俗呼五穷日,是日黎明洒扫以尘秽纳箕中上置纸炮至街头燃之谓之鞭穷土,亦曰送穷
初十俗名老鼠娶妇节,夜既静于暗处点灯焚香,人家多食糕
十五日为元宵节,是日以汤圆(俗呼元宵)祀神及祖,城市乡镇张灯结彩,并有龙灯社火抬阁高跷种种游艺,士女毕聚,途为之塞,俗名闹元宵,前后凡三日
二十曰小添仓,二十五曰老添仓,日夕则置灯于水缸或米面器,并将各物逐项增加以取吉利。
清明前二日曰一百五,亦曰寒食,亦有以清明前一日为寒食者。一百五至清明俱上坟祭祖。民国以来定清明为植树节,各村均于是日添置树株。
五月初五名端阳节,亦曰夏节。是日食角黍饮雄黄酒门窗徧插蒲艾,小儿耳鼻等窍涂抹雄黄并户缀绸布蛇虎襟系香囊采索以辟邪秽。
伏日采橒实煎汤浴儿云不病热
七月十五为中元节,是日扫墓,农家挂花纸于田禾,谓可避冰雹。入夜佛徒作盂兰盆会,间有放河灯者。
八月十五为中秋节,是日亲友以瓜果月饼相馈赠。入夜聚众欢饮谓之赏月
九月九日为重阳节,是日登高赏菊,人家多食糕,谓之食花糕。
十月初一扫墓,剪纸作衣衫形杂冥楮焚之曰送寒衣。
冬至曰冬节,是日礼神祀祖并扫墓,俗有新冬胜旧年之谚。
十二月初八日俗名腊八,是日以黍米拌枣肉煮粥为食,名腊八粥。
二十三日祭灶,以饧为瓜供神前曰糊神口。入夜取灶牌焚之谓之送灶。
除夕另贴新灶牌,焚香上供谓之接灶,是日备祭品贴春联,爆竹迎神彻夜不寐,谓之熬年,民国成立虽明令颁行国历,然民间风气迄未少改云。

春初迎神赛会多放架火,南庄村架火尤有名。架桌高矗,常年十二闰月十三,其桌面作金碧楼阁,全用纸制,顶竖二旗,侧簇花幡缀铃铛,中联炮火,若缨络然,炮面纸条具各种花样,有逾纂绣。架火中无植竽,四角各以绳牵之,固他处所无也。
又凡祈雨请神两村互为迎送谓之神亲或迎龙神或迎狐大夫或迎李卫公或迎麻姑或迎小大王,得雨则酬神演剧并请阖庙之神,谓之请后神


三郝瓜——清齐翀《三晋见闻录》

三郝瓜产于榆次城东南的东郝村、中郝村、西郝村,此处摘录清江西婺源人齐翀所著的《三晋见闻录》(光绪6年,1880年)中,关于榆次三郝瓜的记载:

榆次县西瓜出东西中三郝村,始未有名。康熙中□□车驾幸晋噶大中丞以进。御遂为著,令岁贡瓜,由是榆次瓜名闻天下。凡贡瓜著令巡抚先期以银三十两赋艺瓜者,知县事者赋十金使为植艺之资。及七月,巡抚遣官至县,谓之看瓜。瓜熟,知县事者先取瓜呈巡抚,曰样瓜。及期,瓜尽落,知县与遣官偕至瓜所,谓之起瓜。择尤美而钜足备上献者,具车辇贡于京师,岁数六百四十或八百有奇,凡三村所出瓜合之得数万计,非採贡瓜后,虽瓜已熟,艺者无敢私一二市也。瓜味极甘脆,异他产瓜。以产砂土者为良,若种近水边则味酸,又畏旱,复不利灌濯必雨泽时均,瓜味始美。刘璋《榆瓜赋序》云:“其种得之刺麻(按萧翰使西域得种,归故云得之刺麻),其地得之榆次。”


榆次之别称“魏榆”当是误传 魏榆之地并不是榆次

“魏榆”这一称谓,在榆次人人皆知,今仍有“魏榆饭店”以之为名。今天读到清同治2年(1863年)《榆次县志》中一段记载,魏榆一名古时并非指榆次,而是误传。摘原文如下

祥异

周景王十一年春石言于晋魏榆

春秋石言于晋魏榆,注家未尝明指为在此地。考晋有雝榆,亦曰魏榆,杜征南云朝歌东有雝榆城,石言当在其处。若六卿分晋时,榆地为魏,有因名魏榆,则非即春秋所纪之魏榆,盖在今辽州榆社县。北齐后周,因魏榆之旧,立梁榆县是也。然唐人送林明府诗,引石言事则已,目今之榆次为魏榆,盖名实相淆而传称久,县之掌故遂必归焉,故战国赵惠文王时,月生齿啮毕,明年秦伐赵,取榆次。


Copyright © 1996-2010 Newblog of Senps. All rights reserved.
iDream theme by Templates Next | Powered by WordPre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