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1

贫困学生扛100斤土豆去上学 每周吃不到2两肉

  今年2月底,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布调研报告称,中国西部农村贫困学生存在严重营养不足,身高和体重都明显低于正常年龄儿童。

  去年5月后,该机构对青海、云南、广西、宁夏四个省份的12所农村寄宿制小学的学生营养问题做了抽样调查。参加体验的1458名10—13岁学生中,生长迟缓率近12%,低体重率达到9%,其中72%的寄宿学生,上课期间有饥饿感,维生素C的摄入量几乎为零……

  随着农村教育布局调整、寄宿生人数增加,各级财政对贫困学生的生活补助资金并未同步增长,这就导致一些地方不得不降低对学生的补助标准,贫困农村学生营养问题相当突出,生长发育迟缓和贫血的比率居高不下,被形象地称为“营养贫困”。

  4月6日,本报记者随浙江省爱心事业基金会、正泰公益基金会、浙江大学MBA联合会,前往国家级贫困县青海省乐都县,探访贫困学校的“学生餐桌”。

  □本报记者 张文华 文/摄

  4月6日下午,青海省乐都县马厂乡,下起了年后的第一场雪。

  高原的雪,有一种铺天盖地的气势,马厂乡中心学校,很快成了白茫茫一片。

  傍晚5点,开饭铃声骤然响起,孩子们像躲在海藻中的鱼一样,从每个教室里涌出来,带着各自的饭盆,奔向食物的方向。

  在排队等候的孩子中,我一眼就看到了王君,不为别的,只因他特别瘦小。

  “小朋友,几年级了?”

  “八年级。”看我有点愣住了,王君赶紧小声解释,“就是初二。”

  我难以想象他已经初二了。

  “1米37,别人也说我个头小。”王君抓着饭盆,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我,鼻子却在使劲嗅着食物的气味,“我饿了。”

  一个学生每周吃不到2两肉

  马厂乡中心学校有294个学生,住校生164人,一日三餐都吃在学校。

  学校没有食堂,只有一间煮“饭”的小房间。开饭前,我去转了圈,昏黑的屋里架了两口大锅,两个阿姨正忙着切土豆,“晚饭吃大肉加土豆,下面条吃。”

  阿姨说的大肉,就是案板上的一小堆猪肉。

  “有10斤呢。”

  “这么多学生,这点肉哪够?”

  “是不够,可这也不是天天有。”为了让每个孩子都能吃到肉,阿姨们想了个办法,“10斤肉切成丁,下到面条里,小是小了点,都能吃到啊。”

  很快,王君打到了晚饭,大半碗热腾腾的面,面汤在饭盆里晃动,他数着漂浮的肉丁,一脸满足,“一、二、三、四……阿姨,你看,有好几颗呢。”

  我凑过去看了看,饭盆里大块的土豆间,零星有几小块肉,王君小心挑出来,像宝贝一样舍不得吃。

  “周末回家,有肉吃吗?”

  “没有,回去了吃土豆。”同学寇文俊抢着回答,“阿姨,我们在学校里有肉吃,一个星期能吃到两三次。”

  算下来,一个孩子每周吃不到2两肉。

  几个孩子凑一起吃饭,谈论最多的就是“你吃到了几块肉?”孩子们说,饿了再吃一盆饭,再饿就睡觉。

  扛着100斤土豆去上学

  吃饭时,马厂乡中心学校的李莲秀,扒拉着饭盆里的土豆片,“看看是不是我们家的。”

  “你家的土豆,怎么会到学校来呢?”

  “阿姨,学校(吃的)不够,我们(住校生)都要带土豆和油的。”

  在马厂乡,家家户户都种了土豆和油菜,今年开学时,李莲秀和父母扛了100斤土豆、4斤清油(用油菜籽榨出来的)到学校报到。

  “阿姨,我们家的土豆特好,都是一个个挑出来的,我爸说了,小的、青的不能拿学校去,我要在学校吃饭的呢。”

  同学李丹也凑了过来,“阿姨,我家的土豆也很好的。”

  很多孩子们都说,因为自己住校,家里就把最好的土豆挑出来,尽量让他们能吃得好一点,差一点的土豆留在家里,“学校(的面)里不光有肉,土豆也比家里的好吃。”

  煮“饭”的小房间里,每天有几大盆土豆,很多都是学生带来的。副校长南积虎说,学校里别说食堂,连个像样的厨房都没有,饭都没法煮,只能煮面条和稀饭。

  这还不是他最发愁的,“我们西部山区啊,很多学校都撤并了,寄宿的学生多了一倍,但财政上对贫困学生的补助金,还是按原先的数量配置,等于是两个人吃一个人的饭,哪够学生吃啊,只好让他们自己带一点,这样也只能做到吃饱,做不到吃好。”

  一天一个鸡蛋,想都不敢想

  在中坝乡中心学校孩子们的观念中,有牛奶喝、有鸡蛋吃的日子,比过年还期盼。

  去学校的前一天,浙江省爱心事业基金会特意给孩子们准备了礼物:鸡蛋、牛奶、苹果。

  中午11点,学校煮好了鸡蛋,和牛奶、苹果一一去教室分发。

  三年级的薛香措,对着鸡蛋笑了半天,看到我走过去了,赶紧捧着鸡蛋躲到桌子里,同学们一拥而上,把他揪了出来。

  我以为他是害羞,不好意思当着我的面吃。薛香措还是笑,脸上两大块高原红愈发明显,“不吃,拿回去给爷爷吃,爷爷很久没吃鸡蛋了。”

  “那牛奶和苹果你自己吃吧。”

  “牛奶给妈妈,苹果给弟弟。”

  有同学已经狼吞虎咽地吃了,薛香措瞥了几眼,咽下了口水,从包里翻出了馍馍,这是他前几天带的,饿了就啃几口,“牛奶是什么味道我都不知道,我也想吃,不过要省给家里人吃。”

  初一的张富贵,也悄悄把鸡蛋藏了起来,“妈妈身体不好,给她吃。”他说,平时在家,自己一个月能吃到几个鸡蛋,妈妈好几个月没吃鸡蛋了。

  孩子们懂事得让人心酸,老师董其伟不得不“逼”着学生吃鸡蛋,“吃,吃,吃了长身体、学习好,一会我要来检查,看看谁的课桌里没有鸡蛋壳。”

  校长华增福说,山区的孩子们普遍身材瘦小,“个头、体重,跟你们那的学生没法比,营养跟不上,不光身体发育慢,还会影响学习,你就看这个鸡蛋,你们那的学生可能都吃厌了,我们的孩子,一天一个,想都不敢想。”

  牛奶原来是这个味道

  让薛香措咽口水的,还有同学董仁增嘴角挂着的牛奶。

  “阿姨,牛奶原来是这个味道啊!”第一次喝牛奶,董仁增先猛喝了几口,然后一点点抿着喝。

  “什么味道?说说。”

  小家伙紧紧抓着牛奶,歪着头,笑了半天,“就是,就是,反正很好喝。”

  “以前没喝过牛奶吗?”

  “没!”喝牛奶的几个孩子,一起喊着。王成兰拉了拉我衣角,“阿姨,我喜欢喝,就是还没喝习惯。”

  “你们在家,都喝什么呀?”

  “水、菜汤、土豆汤还有面汤。”孩子们的回答五花八门,“有牛奶喝,太幸福了。

  像是约好了一样,喝了几口后,孩子们纷纷把牛奶藏进了课桌。

  “太好喝了,留着慢慢喝。”郭洪学把牛奶放好,又掏出了馍馍。

  “想不想每天都有牛奶喝?”

  “想!”董仁增的声音最响亮,“阿姨,牛奶应该很贵的,我们能每天喝到吗?”

  孩子们就着雪花吃饭

  学校里没有食堂,王君捧着饭盆,小心翼翼走在雪里,走到寝室外的屋檐下,站着吃饭,边吃边跺脚。

  他把小脑瓜埋在饭盆里,“学校的饭比家里的好吃,这里有肉,家里只有土豆和馍馍。”

  和王君一样,大部分孩子都在屋檐下吃饭,边吸冷气边吃饭。雪下得很急,斜斜飘进孩子们的饭盆,没有人在乎,都埋头吃面,连汤水也喝个精光。

  “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王君放下碗,认真想了想,“希望快点暖和起来,在外面吃饭就不冷了。”

  那天中午,中坝乡中心学校的孩子们,吃的也是“土豆大肉面”。学校倒是有个小食堂,4排桌子,一次能容纳50人吃饭,但对全校360名住校生而言,实在是杯水车薪。

  孩子们鱼贯而入,打完饭后一溜儿蹲在食堂门口,食堂门口蹲满了,再站到屋檐下。蓟晓春和几个同学,干脆趴在室外乒乓球桌上,用瘦弱的背脊挡着雪,哆嗦着吃饭,“阿姨,你们有食堂吗?能坐着吃饭吗?我(露天吃饭)吃了3年了。”

  别看山区学校穷

  家里对孩子读书很重视

  青海省乐都县,2009年初,全县中小学寄宿生人数从2008年的3278人剧增至6667人,但营养补助款依然按2007年数据拨付,只能按人头分摊补助费。调查结果显示,由于营养摄入不足,10岁年龄组孩子的体重,要比2005年全国农村学生平均体重低3公斤;13岁年龄组中,男、女生体重分别低10公斤和7公斤,就男、女寄宿生的身高而言,分别比2005年全国均值低11厘米和9厘米。

  在两所学校转悠了半天,看到最多的,就是土豆。

  乐都县教育局局长周永善,也很感慨,“我读书那会,吃的就是土豆,现在当局长了,孩子们还是吃土豆,这种一代一代吃土豆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乐都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可能是因为穷怕了,县里家家户户对孩子读书非常重视,“我们这里,只有好好读书,以后生活才会好,所以你别看山区学校穷,家里对孩子读书很重视,你别小看学校的土豆,都是最好的挑来的。”

  尽管家长们重视,可架不住乐都县贫困,山区家庭年收入3000元左右,“吃来吃去都是土豆、面条,只能吃饱,不能吃好,一般初中生身高只有1.4米多,体重比西宁的孩子还要轻5公斤左右,这些差异都是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就更多了。”

  周永善说,整个乐都贫困山区的住宿学生,就有1.2万多名,长期营养摄入不足,除了不利于孩子们身体发育,更不利于智力发展,乐都的孩子们想考出大山,要比沿海城市,甚至西宁的孩子,下更多的功夫。

  “很感谢浙江人民关心乐都的孩子,爱心营养餐也是我们一直想做、但做不到的事情,希望借助你们,能有更多的人来关心我们这里的孩子。”

  ■记者手记

  董仁增的馍馍和我的葡萄干

  4月的青海,和杭州完全是两个世界。下了飞机直奔乐都县,当天下午就下起了雪,县里人说,年后一直旱着,我们一到就下雪了,有利于植物生长,贵人带来瑞雪。

  去青海之前,我把家里最厚的装备都翻了出来,羽绒衣、棉裤、靴子、围巾、帽子、手套,全裹着上山,还是吃不消“瑞雪”的冷。

  西北山区的孩子,有我预料中的贫困,和预料外的礼貌,不管有没有采访他们,从我身边过的时候,都会冲我笑一笑,胆子大的直接喊一声“阿姨好”,我倒有些受宠若惊了。

  孩子们站在雪地里吃面,个个狼吞虎咽,我去“煮饭”间问了问,15分钟内,就分掉了3大锅面条,阿姨很热情,拉着我就要给我盛面吃。

  那会快6点了,说实话我非常饿,也很想尝尝这面味道如何,但一想到孩子们在数碗里的肉丁,要是真吃上一碗,阿姨肯定会给我舀很多肉,那孩子们能吃到的,就更少了,我谢过后赶紧逃了出来。

  回去的路上,和浙大MBA联合会主席周围一直唏嘘,这些孩子太可怜了,再好吃的土豆,天天吃谁受得了。我们打算晚上去超市买些糖果,第二天拿去给孩子们吃,就当小小的礼物。

  我最喜欢的是董仁增,很活泼,嘴角挂着牛奶,嚷嚷着要我给他拍照,还给我吃他的馍馍。我掰了一小块,难以下咽。小家伙说馍馍放了两天了,他是走读生,午饭就是馍馍。

  其他孩子“眼红”我吃他的馍馍,也把自己的递过来给我吃,我真不想吃,又不知道怎么推托,突然想起包里还有半包葡萄干,赶紧去掏。孩子们凑上来问我找什么,我说找好吃的,他们就忘了让我吃馍馍这事,伸长了脖子等。

  葡萄干找出来了,孩子们一拥而上,不过每人只分到一两颗,董仁增抓了一大把,我还以为这小子仗着跟我熟,想独吞,他说是分给挤不上来的同学,真是错怪他了。

  分吃了东西后,孩子们跟我特亲热,争着让我给他们拍照,董仁增像个老大哥,怕混乱中我的采访本和笔找不着,特意让人“给阿姨看好东西”。

  这些孩子如此可爱、懂事,非常容易满足,真希望他们能吃得稍微好一点,也希望有机会,我还能再去看看他们,看看他们有没有长高点,不过下次我一定会事先买好糖果。生活在城里的我们,每到吃饭时,常为吃什么感到纠结,现在,包括将来,我不会再那么纠结了,那里的孩子们,给我上了一课。

贫困学生扛100斤土豆去上学 每周吃不到2两肉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12日09:05 国际在线


谷歌Doodle纪念 人类进入太空飞行50周年

谷歌Doodle纪念 人类进入太空飞行50周年
2011-04-12 12:17:59 太平洋电脑网 | 发表评论(0) | 正文背景色: .标签: 字体
 【PConline 资讯】2011年4月12日,Google(谷歌)首页上的换上了纪念人类首次进入太空飞行50周年的Doodle!每一次看到谷歌的Doodle,都是纪念某一个重要的日子。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Google的Doodle是一张JPG图片,但在上面会有一个火箭起飞的动画。如果没有看到这个动画,请刷新Google首页,或者换上最新的浏览器。

Google Doodle不是图片这么简单

  尤里·加加林是一位前苏联宇航员,他是到太空旅行的第一人。

  1961年4月12日,东方1号宇宙飞船载着他围绕地球完成了一次完整的轨道飞行。在这次长达108分钟的旅行中,他飞越了40,000千米,但这是他进入太空的唯一一次旅行。

尤里·加加林

  这次Google的Doodle是纪念人类进入太空50周年,下一次又会纪念哪个令人怀念的日子或者值得纪念的日子?


渴死的甘肃永泰古城:人类征战水荒沙化活剧本

渴死的甘肃永泰古城:人类征战水荒沙化活剧本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10日 09:37 中国经营报

提起甘肃,人们自然想到水,奢侈的水!

在甘肃中部,一处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及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接壤的地方,有一座有着400年历史的永泰古城,过往的400年,也是一部人类征战水荒与沙化的活剧本。

史料记载,永泰城建于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三月,次年六月完工。历经400年后,这座历史古城走过繁华与衰败。

如今这里只有大漠荒烟,永泰古城里剩下的87户居民怎样生存?在生态资源频临恶化、耗尽的背后,这座镶嵌在西北黄土高原上的古城池又将如何存续?

记忆之城

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将军李汶奉旨率军讨伐鞑 部落宾兔和阿赤兔等首领,双方在龙沙展开了一场数十日的大战之后,李汶击败了鞑 部落群首领,收复了大小松山,但这场大战也摧毁了这里原来的要塞。

此后,晋升为三边总督的李汶上奏朝廷,要求在永泰川修筑永泰城。彼时,春色不绝于四季的永泰,第一次成为通往青海、河套、新疆和西藏的咽喉之地,开始具有了政治、军事、外交、商业发展的多重要义。

这样的故事,在61岁的李崇仁口中述来,仿佛发生在昨天。李崇仁说,南依老虎山,东北接永泰川,西临大砂河的永泰古城,虽然一度为河西走廊东端门户,但最近几十年,已经濒临灭顶之灾。

1953年春天,只有17岁的闫致祥(后曾为景泰县电力工程局工会主席)第一次走出了故乡永泰城,进入景泰县工作。他回忆,当时国家开始大规模搞建设,后来又是破四旧立四新。到了1958年,全国开始大炼钢铁,永泰城里100多棵大树被尽数砍伐,城里明清时期的庙宇高楼,也被一拆而空。

“我们现在去古城,那里已经满目疮痍。”即便如此,闫致祥依然兴致勃勃地带记者去了他的故里。

从景泰县城出发,乘车大约45分钟后,依稀可见永泰城墙。沿途是茫茫的永泰川。尽管已经到了3月底,枯黄的土地上却没有一点生机,一阵大风过后,黄土卷起的烟尘弥漫在田野里。

“先有老虎城、永泰城和红水县,后来才有景泰城。”一路上,闫致祥滔滔不绝,他说景泰是历史上的边防重地,境内的古长城、古城池等遗迹很多。

说是古城,其实就是一个自然村。

沿途依稀可见一些土墩台,据说这样的土墩每隔几十米就有一个,沿途共有七十二个,一直通向甘肃省城兰州。闫致祥说,这是明清时期用于防范的信息台(当地人称为烽火台),如果发现有敌入侵,便从永泰城的第一个烽火台点火,依次传递,很快就将信号传入兰州。

“在永泰城东南部有一块占地面积为500亩地的平地,这里就是当年的练兵场。操场中间建有高两米的平台(现已拆毁),台上建有三间坐北朝南的阅兵台,红漆明柱,雕梁画栋。”闫致祥说,这些古建筑后来全部都拆除了。今天,在离练兵场前约400米处,可以看到宽17米、高8米的射箭靶墙,墙上隐约可见箭簇留下的疤痕。

如今,由于连年干旱,生活在城里的居民为了谋求生计,都已经陆续搬迁离去,解放初期的1000户人家,已衰减为87户。往日“酒肆商行,旗幌昭然;茶亭饭馆,四时飘香”的繁华不复存在。

“连年干旱之后,村里的年轻人都搬到有水的地方去住了,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61岁的李崇仁是永泰小学的校长,他前几天刚刚退休,如今却当起了旅游宣传员。

李崇仁翻开留存已久的本子,指着上面的留名和电话号码说:去年从日本来的两个游客在他家住了一个月。他目前已经接待了许多国内外的记者和游客。

在他身后,我们的目光穿过纵横交错的沙漠和连片干旱的黄土山丘,在那里,茫茫原野上已经很难见到树木,触目可及的荒凉,迫使更多的人向着黄河水源靠近。傍晚时分,整座城被呼啸而来的狂风包围。城内的牧羊人相继赶着羊群进城,由于外面没有水喝,几百只羊挤在城中的一口水井旁边喝水。

临时演员

历史已经过去,这座镶嵌在沙漠边缘上的古城,400年前是刀光剑影,如今还是刀光剑影,不过以前是古战场,如今是影视城。

诸如《大敦煌》、《神话》、《汗血宝马》、《花木兰》、《老柿子树》、《雪花那个飘》等34部大型影视剧都在永泰古城拍摄完成。

永泰城内有个村民唱社戏的大戏楼,这是包括李崇仁在内的370位古城居民的主要文化娱乐场地。随着影视摄制组的进城,如今这里却成为拍摄电影的主要场地,这也为城里的居民提供了一份意想不到的收入。

李崇仁的弟弟李琉仁开玩笑说:“我们都是演员。”

让永泰古城走进电影的动力,与这里的历史有关。史料称,当年巴掌大的古城内有驻军两千多人,马队500人,兵营、练兵场、火药场、武器库、草料场、马场等一应俱全。城墙上有炮台12座、城楼4座,城下有瓮城、护城河,城南北两侧分别指向兰州和长城方向建有绵延数十里的烽火台。如此完备的设计,堪称中国古代军事要塞教科书式的典范之作。

永泰城里的很多居民都做过群众演员。“跟着明星演员随便走走,一次能给30元钱。”李崇仁说,除了种地、养羊和做群众演员,这里的村民几乎再没有其他经济收入。

另一方面,残酷的水土流失与自然灾害,也迫使永泰城群众不得不去当群众演员。记者注意到,永泰古城周边的一马平川里,已经很难见到一方完整的黄土,而遍布四野的,都是沙尘。据当地农民介绍,受困于干旱肆虐、水利失修,为了保持土壤墒情,他们给所有田地里全部铺上了约3厘米厚的沙粒,他们的生活,也主要依靠于这些几乎常年不见雨的沙地耕作。

“几乎每家都有三四十亩沙地,但有些人还是没有口粮吃。”李崇仁说,他们的一亩地春天下10斤春小麦的种子,秋天收割时只能打50斤。

除此之外,永泰城居民的另一大经济收入是养羊。在永泰古城内,几乎每家都有养羊的习惯。“因为连年干旱,羊群没草吃,即使春草还没有长出来,城里人已经在野外开始放羊了。”一位老人说。

放眼永泰城周围广袤的原野,猛烈呼啸的西北风里,原野上几乎见不到一棵树木,广袤的田野上依稀可见羊群走动。

几乎同时,当地人赖以成为群众演员的道具——永泰古城墙,如今也摇摇欲坠。据村民讲,前几年城中村民为了取土方便,挖墙取土。而生活在永泰古城中的村民为了存放杂物,在城墙上挖了很多窑洞,用来存放车辆、圈养猪羊和堆放柴草等,如今的永泰古城墙上,有大大小小窑洞80多个。

拯救古城

如今的李崇仁,住在永泰城中央,他家的古宅是两间土木结构的瓦房,房子周围有高2米左右的院墙,院墙上开有一个大门,门板用木料做成,大门口设有香台。这和城内其他居民的房屋设施几乎完全一样,按照李崇仁的说法,这样的建筑方式是当地明清民居建筑的特点。

在李崇仁的卧室里,挂着许多大小不一的永泰城彩色照片,其中两幅大型彩照是航拍而成。李崇仁指着自家客厅里的一幅大型彩图说,这些照片都是前来这里游玩或拍电影的朋友赠送的。因为自己没有设备,根本拍不出这样的效果。

毫无疑问,李崇仁已经将他的下半生与永泰古城紧紧捆绑在一起了。他说,自己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家里举办一个摄影展,内容全部是关于永泰古城。

李崇仁说,摄影展也是对永泰古城的历史文物保护的一个促进。他的生活方式很简单,前几天刚种了一亩地的春小麦,剩下的20亩沙地不想种了,除了产量低以外,最主要的原因是上了年纪种不动了。另一方面,永泰古城内的历史文化保护与发展已经占去了李崇仁大量的生活空间。

与一心想举办一场永泰古城摄影展相比,李崇仁更看重的是,永泰古城如何才能得到最大限度地保护。记者注意到,在文化部2006年公布的全国第六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录中,永泰古城名列第一类古遗址第210号。

李崇仁认为,除了政府的保护之外,目前也有村民自发组织参与保护永泰古城遗址工作。而早在1971年武威地区开展文物普查时就设立了永泰古城文物保护小组。1980年,古城被景泰县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93年,被省政府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被国家文化部列为国家文物保护单位。自此之后,永泰古城的破坏程度降低了。

城里75岁的老人闫致祥主编的《寿鹿文化考》一书,详细记录了永泰古城的兴衰过程。据介绍,永泰城1606年冬天破土开建,于1608年6月建成。其城墙周长为1600多米,城墙高12米,夯层厚12至18厘米,城基宽约6米,占地面积318亩,外筑甬门,外门叫“永宁门”,内门叫“永泰门”。

登上城池背后的老虎山鸟瞰永泰古城,整个城的形状为椭圆形,城门向南而开,门稍偏西。这个横卧于永泰川的古城池,极似一个海龟,所以当地人习惯性地将此城称为永泰龟城(即永泰古城)。

春节前后,是永泰古城内最热闹的时候。3月5日这天,景泰县上万人赶往永泰古城扫墓祭拜。紧接着一年一度的庙会在永泰城内展开。城隍爷出府是永泰城内的民间祭拜活动,李崇仁说,这种民间文化娱乐活动已经延续了400多年。在永泰城东北角方向,是清朝时期的官署,如今,这个原址建成了城隍庙。

另一方面,永泰古城的人为破坏也非常严重。大约在上世纪70年代初,大量居民在城内开挖了多处地道,其中在西城墙中部最长的一个人工洞穴长17米、宽2.5米、高20米,可容纳100多只羊。

据介绍,沿永泰城墙底部一周有一条人为挖掘的长约1710米、宽约1.5米、高约2米左右的防空地道,成为永泰城最大的风险。

未来之困

人类何以为生,历史何以存续?显然,生活在永泰城中的百姓,在经历一次次与沙化和水荒的抗争之后,仍然对未来茫然无措。

3月的永泰城显得异常荒凉。令人更为忧心的是,如今的永泰古城已经陷入了生态恶化和异常缺水的艰难境地。

由于人口加速迁移,如今在永泰古城内生活的87户人家,每家的耕地面积多达30亩以上,即便如此,他们如果不去做群众演员,仍会面临缺乏口粮之虞。

随父辈在永泰城里生活了多年的闫致祥回忆,小的时候永泰城内水流潺潺,城里有很多大树名木。1958年大炼钢铁之后,这里就没有树了。

“以前这里雨水很好,我父亲种的南瓜像篮球一样大。”闫致祥用手比划着说,他记忆中永泰城后面的松山上还是大森林,当时人们还在山上砍柴。几乎最近20年时间,山上的树也被砍完了,后来由于连年干旱再也没有长起来。

记者获悉,永泰古城周围近几十年来生态恶化严重,主要表现为:水资源匮乏、土地沙化和盐渍化问题突出、森林覆盖率急剧下降。

“古代时水磨沟的水比较大,永泰古城的护城河水就是从老虎沟引来的,现在由于干旱水变的小多了。”李崇仁也颇为感触地说,小时候当地雨水好,村里种的庄稼能长一胳膊长。近年来这里几乎不见雨,种的庄稼只有一尺长。

在环境恶化的驱使下,永泰城中的居民不得不向外界转移。在黄河灌区工程完成之后,许多人都搬到有水的地方去了。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生活在永泰古城中的居民,主要依靠城中的两口井来取水。据李崇仁介绍说,清朝时期,祖籍在永泰城中的一代名将岳钟琪亲自领队,在城内东南西北和中央分别修有五口井,这五口井里的水是从城边的水磨沟引来的,水道全部用石块砌成,至今仍然保存完好,夏天水旺之时还可以从井里取水。

李崇仁说,前几天白银市旅游局的安局长到过他家,认为永泰古城内的居民不能全部搬出去。即使以后进行旅游开发,城内也需要有人气。

三四月的永泰城,仍然一片萧条。郊外牧羊人用头巾将脸裹得很严实,只留出两只眼睛看羊。永泰城内370位居民何去何从的答案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希望通过对永泰古城的样本进行解读之后,能够再一次唤醒人们善待自然的良知。


Symbian(塞班)开源了

诺基亚正式宣布开放Symbian系统源代码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01日 15:46 新浪科技
诺基亚宣布开放Symbian源代码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1日下午消息,诺基亚周五通过Symbian官方博客宣布正式开放Symbian系统的源代码,这意味着所有公司及个人开发者都可以无条件的获得该代码使用权。

截止到目前为止,大部分塞班系统的源代码都已经上传到网站内,剩下的一些源文件、工具及相关文档则将在近期上传完毕。

诺基亚智能手机部门开源项目主管皮翠亚·索德林(Petra Sderling)表示:“我们会尽量把塞班系统的代码、技术应用到全新的系统架构中。目前,大部分源代码已上传完毕,剩下的部分也将在近几周内上传”。

由于诺基亚在二月份宣布将Windows Phone 7系统作为今后其手机的主打系统,诺基亚将不再提供对塞班系统进行更新,但会继续保持对其的技术支持,包括提供开发工具和SDK等形式。


Copyright © 1996-2010 Newblog of Senps. All rights reserved.
iDream theme by Templates Next | Powered by WordPre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