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1

三郝瓜——清齐翀《三晋见闻录》

三郝瓜产于榆次城东南的东郝村、中郝村、西郝村,此处摘录清江西婺源人齐翀所著的《三晋见闻录》(光绪6年,1880年)中,关于榆次三郝瓜的记载:

榆次县西瓜出东西中三郝村,始未有名。康熙中□□车驾幸晋噶大中丞以进。御遂为著,令岁贡瓜,由是榆次瓜名闻天下。凡贡瓜著令巡抚先期以银三十两赋艺瓜者,知县事者赋十金使为植艺之资。及七月,巡抚遣官至县,谓之看瓜。瓜熟,知县事者先取瓜呈巡抚,曰样瓜。及期,瓜尽落,知县与遣官偕至瓜所,谓之起瓜。择尤美而钜足备上献者,具车辇贡于京师,岁数六百四十或八百有奇,凡三村所出瓜合之得数万计,非採贡瓜后,虽瓜已熟,艺者无敢私一二市也。瓜味极甘脆,异他产瓜。以产砂土者为良,若种近水边则味酸,又畏旱,复不利灌濯必雨泽时均,瓜味始美。刘璋《榆瓜赋序》云:“其种得之刺麻(按萧翰使西域得种,归故云得之刺麻),其地得之榆次。”


榆次之别称“魏榆”当是误传 魏榆之地并不是榆次

“魏榆”这一称谓,在榆次人人皆知,今仍有“魏榆饭店”以之为名。今天读到清同治2年(1863年)《榆次县志》中一段记载,魏榆一名古时并非指榆次,而是误传。摘原文如下

祥异

周景王十一年春石言于晋魏榆

春秋石言于晋魏榆,注家未尝明指为在此地。考晋有雝榆,亦曰魏榆,杜征南云朝歌东有雝榆城,石言当在其处。若六卿分晋时,榆地为魏,有因名魏榆,则非即春秋所纪之魏榆,盖在今辽州榆社县。北齐后周,因魏榆之旧,立梁榆县是也。然唐人送林明府诗,引石言事则已,目今之榆次为魏榆,盖名实相淆而传称久,县之掌故遂必归焉,故战国赵惠文王时,月生齿啮毕,明年秦伐赵,取榆次。


从国图数字方志截图下来的1942年榆次城及榆次县治图

1942年的榆次地图,从中可以看到,在大约10年前,其中的多数街巷依然存在,而在正腐大力的“抢救性”“保护”之后的今天,它们已经几乎消失得一干二净。
1942年的榆次城地图

榆次县治图
1942年榆次县衙


晋语的“婆姨”一词 本字或许应当是“婆儿”

婆姨是在晋语中使用较广泛的一词汇,而恐怕本字应当是“婆儿”。

据1942年榆次县志,早先的榆次话中儿字发音非卷舌的er,而应当是一个很接近于”i”的纯元音。
原文中说:“儿、而读怡(舌微出上下齿发音)。”

“妻曰蜗(读锅)舍的,亦曰家里的,亦曰婆儿(读曰波夷)。”
可以看出,在此文之后,其余场合的“儿”字发音迅速变为“er”,而“婆儿”一词由于被后人误作“婆姨”,而读音未有大改变。

我是这样理解的,1942年县志,可能编修从1930年就开始了,当时组织编修的“编委”们应当都是些年长者,至少是五六十岁甚至七八十,他们的榆次话口音中“儿”的发音是“怡”,而可能当时的年轻人,也即现在100来岁的这些老人们的口音中“儿”的发音已经是或者接近是“er”了,然而他们当时被视作“非主流”“新新派”,所以县志记载当然不能以他们的口音为标准,于是记载下来的就是“怡”音了。

看来儿字在榆次话发音由i变为er,怕只是近几十年的事情。


Copyright © 1996-2010 Newblog of Senps. All rights reserved.
iDream theme by Templates Next | Powered by WordPre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