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打开微博,到处是在说我晋省某著名学者侯红武先生写了一篇关于晋语词汇的文章,发表在我晋省的党媒日报上,怀着敬仰的心情过去读却只觉到刺耳伤心,同时也实在感到费解,“闹他”到底是不是脏话?

首先要闹清楚这句“闹他”的意思。

身为一名缺乏基本审美原则的、平庸变态、不辨好坏是非的资深晋语粉丝,我且单从语言的角度来分析这个词。

从结构上分析,这是一个动宾结构的短语,所以分析它的含义的核心就在于这个“闹”字了。

从太原及邻近地区的晋语方言来看,这个“闹”字和普通话的“弄”,东北话的“整”,用法基本一致。

综合比较及根据语感,我认为“闹”的本字就是“弄”,是弄字在晋语里的一种变读。《说文解字》:弄,玩也。从廾持玉。盧貢切。属于普通动词,并无贬义或低俗义在里边。今天的“弄”字,在太原被读作“闹”,用法上却大同小异,是一个万能动词,类似于英文的do,在不同的语境下可以有多种意思,:

情景1:
A:伢斌斌又换咾个车。
B:闹下钱咧哇。

情景2:
A:刚才外谁说甚来?
B:不知道么,我也闹不机迷。

情景3:
A:老赵,你去哪儿呀宰是?
B:伢妮子说是要闹套儿房子了么,刚跟伢去滨河东路看咾看。

情景4:
A:外谁XXX家老汉出咾车祸咧,人没救下。
B:是?真恓惶了,外孤儿寡母的可咋闹呀。

情景5:
A:闹下兀来大一袋子,你能吃完?
B:不怕甚,今天吃不完明天吃。

情景6:
A:二哥,外谁XXX今天在学校骂我来
B:外货欠闹了哇?,你等的明天二哥给你闹他!

如上所列举的例子,闹钱=赚钱,闹不机迷=弄不明白,闹房子=买房子,咋闹=怎么过(日子),闹一袋子=装一袋子或拿一袋子,欠闹、闹他=欠揍、揍他,并没有什么粗鄙低俗的意思在里边。

那为什么闹他会被人解释成粗俗的意思呢?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既然“闹”作为一个万能动词,可以指代绝大多数的动作,自然也包括了男女那方面的事情,于是一些人就借题发挥,说“闹他”本来就是指男女那方面的事情,所以很低俗。这里我想解释的是,太原话“闹”字的本义并没有任何此方面的意思,而在极少数情况下也仅仅是有指代的用法,太原话对于这些意思有专门的词“透”或和北方多数地区通用的“日”来表示,所以晋语多数地区骂人最低俗的话是“透nima”或“日nima”,而却从来没有“闹nima”的说法,从这里可以清楚看出“闹”字和脏话粗话的区别。

由于一些没有语言学知识的人,可能一些本地的青年人,出于好玩等心理的解释而歪曲了“闹他”的本义,使外人认为这个词很低俗了,但是这个词真实的意思,身为晋语区的大家,你们心里其实懂的。不过一些如山西日报侯红武学者的无来由的一篇连歪解外带地域攻击人群歧视的言论,仗着“官媒”的背景,摆出一副喝斥人的脸色和架势的文章,真的不得不让大家怀疑他的动机和立场来了。

由此想到大学的时候很流行的一句话“球都不抵”,一个太原籍的同学给外地同学的解释是:球就是J8,不抵就是不硬,很粗俗。对于不了解晋语的外地人来说,这个解释听上去合情合理,而更合理的解释其实是:球是J8,抵就是顶,就是比得上的意思,合起来意思是:连J8都比不上,形容人什么都不是,做什么事情都不行。虽然也粗俗,但是粗俗程度要比前一种解释低很多。

回到话题上来,这次火起来的“闹他”,是从CBA赛场上开始的,结合体育赛场的背景,“闹”的意思应当完全只有“击败”等意思,说到最重,也仅仅是“修理他”“收拾他”等意。而相对于四川的“雄起”、上海的“拿伊做脱”等由脏话或粗话转变而来的口号,我们晋人的“闹他”从根上讲它本来就不是粗话更不是脏话,老花我又不由得想要问候这位侯红武专家来了。